您现在的位置:海门实验学校 >> 校园新闻
公示公告

南通大学张学城博士应邀来校作《汉字结构与文化源流》讲座

作者: 来源: 录入者:hmsyxxbgs 编辑审核: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30日 点击数:

本网讯(陆建平)1126日,南通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张学城博士应邀为高一年级师生作《汉字结构与文化源流》讲座。郁森炎副校长主持讲座。  

张学城认为,汉字的结构是传统汉语言文字学的核心内容,是国学的重要内容之一,之所以要讲汉字的结构,是由汉字的特点决定的。他从前一段时间热门新闻“清华简”说起,通过一个个实例,为同学们介绍了汉字“六书”理论——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及其蕴藏其后的文化源流,集趣味性与知识性于一炉,激发了同学们浓厚的兴趣。  

据《南通日报》报道,42岁的张学城钻研《说文解字》已有15年,其专著《〈说文〉古文研究》最近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有媒体评论这部21万字的著作为“利用考古资料全面探寻传抄古文字的‘密钥’,纠正了前人的诸多误解,破译了很多疑难文字”;人民大学博导王贵元教授、复旦大学博导刘钊教授、吉林大学博导吴良宝教授等国内古文字研究专家均对其学术成就表示高度认可;安徽大学汉字研究所所长徐在国教授更作出“目前《说文》古文研究的集大成之作”的评价。

  相关链接  

坐冷板凳,做厚学问——对话通大“天书教授”张学城  

2018-03-23 10:28:14 来源: 南通网  

东汉硕儒许慎编纂的《说文解字》是我国第一部体例完备的字典,也是汉代的“百科全书”。同时这也是一部深奥难懂的经典,特别是书中收录的五百个“古文”,字形奇特怪异,既不同于殷商时代甲骨文、金文,也不同于后来的小篆、隶书等字体,奇崛难认,近乎“天书”。  

如今这些争议了两千年的“天书文字”,迎来它的“破译者”——南通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张学城博士。  

42岁的张学城钻研《说文解字》已有15年,其专著《〈说文〉古文研究》最近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有媒体评论这部21万字的著作为“利用考古资料全面探寻传抄古文字的‘密钥’,纠正了前人的诸多误解,破译了很多疑难文字”;人民大学博导王贵元教授、复旦大学博导刘钊教授、吉林大学博导吴良宝教授等国内古文字研究专家均对其学术成就表示高度认可;安徽大学汉字研究所所长徐在国教授更作出“目前《说文》古文研究的集大成之作”的评价。  

这部著作何以获得如此高的评价?是什么让作者“十年磨一剑”攻克“天书”文字?20日,通大文学院一间办公室内,本报记者与张学城博士进行了一番对话。  

  

记者:张博士您好,对于《说文解字》,大多数人是只闻其名,不知其实,请简单介绍一下这部经典?  

张学城:《说文解字》简称《说文》,是中国第一部体例完备的字典,由汉代的经学大师许慎穷尽毕生精力编纂,被认为是中国传统文字学的奠基之作。  

记者:《说文》对现代还有直接影响吗?  

张学城:有的。举两个例子:我们现代字典中常用的偏旁检索,即由许慎在《说文》中开创;另外大家比较熟悉的汉字“六书”理论(即:象形、指事、形声、会意、转注、假借),自战国时开始流行,由许慎形成概括和归纳,《说文》也成为第一部运用六书分析汉字的专著。  

记者:自东汉以后,历代皆有学者研究《说文》,以致成为一门显学。您的著作《〈说文〉古文研究》为何能获得“破译天书”“集大成者”这么高的评价?  

张学城:这样的评价过誉了,我倍感惶恐。传统的说文学研究其实并不关注“古文”研究,《说文》收录了小篆、古文、籀文三种古代字体。我主要是利用近年来大量出现的出土古文字资料比较全面地研究这些生僻的“古文”。主要集中在两大方面:一是利用考古资料“破译”了很多《说文》中收录的“古文”,二是第一次系统梳理了两千多年的《说文》古文研究史。  

记者:这里的“古文”是什么?  

张学城:《说文》这部字典共收单字9353个,包含了小篆、古文和籀文。其中“古文”部分近五百字,字形怪异。许慎认为“古文”是三皇五帝以来最古老的文字,所以称之为“古文”。更有当时的学者认为是远古的仓颉造的文字。其实这种认识是错误的。  

记者:这些“古文”为何东汉时就无人能识?  

张学城: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焚烧六国文书,在全国统一使用小篆,于是六国文字灭绝了。西汉年间,鲁恭王在扩建宫室时,推倒了孔子的旧宅,在夹壁墙中意外发现《论语》、《礼记》、《尚书》等大批失传的古籍。这些“壁中书”就是用六国文字写成的。当时无人能懂也就可以理解了。许慎将其收录于《说文》中,误以为是“汉民族所使用的最古老的文字”。  

记者:后世陆续有先秦文物出土,为何在两千多年内依旧无人能识?  

张学城:这是受时代和资料所限。《说文》一经面世,影响巨大,后人学者非常推崇。既然许慎认为是最古老的文字,后世学者不敢轻易怀疑。虽然不断有文物出土,但数量很小,真正的古文字学没有发展起来。限于资料和学术局限,直到近代,学界一直无法正确解开“古文”面纱。  

记者:那是什么力量推动您来挑战这个两千年无人能破的高难度动作?  

张学城:是时代和学术进步所赐。近年来大量战国古墓一个个陆续被发现,大批战国古文字资料不断重见天日,可以说全面“破译”《说文》古文的时机已经到来。  

记者:为何战国文字出土就能破译这些“古文”?许慎不是认为这些“古文”是从仓颉造字开始到周宣王时所使用的文字吗?这个时间点可远在战国之前。  

张学城:你问到点子上了!许慎认为“古文”是从仓颉造字开始到周宣王时所使用的文字,是错误的。因为他与时人都未见过真正的六国文字,也无太多出土文物佐证,故而误以为是远古时的文字。现在大批商周古文字已经出土,对比可知这批“古文”并非商周文字;再者利用近年来出土的战国资料和“古文”互证,可以发现这些文字应是失传的战国六国文字。  

记者:许慎关于“古文”的推断是完全错误的?  

张学城:是的。而且这个错误一直延至清末,直至清末的吴大澂、王国维才怀疑这些古文可能是战国时期的六国文字。  

记者:您现在已经破译了多少“古文”?  

张学城:《说文》收录了近五百个“古文”,我已解决了90%以上,尚有少数字未能正确解读。  

记者:有没有这种可能,我们现在看到的古籍都是有很多错误的,或者说现存的先秦古籍和先秦的本来面貌是大相径庭的?  

张学城:你这个问题非常好!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确实是这样的。就目前发现的考古资料来看,《诗经》、《论语》、《楚辞》等经典的原貌和现存版本有很大差别。  

  

记者:有人形容您的研究是“冷板凳上做学问”,我很好奇您怎么能一坚持就是15年?  

张学城:其实不止15年,我从大一开始就研究《说文》,那已经是1996年的事了。我对文字研究产生兴趣则更早,上初中时就觉得文字很美,一笔一画都有生命力。治学需要耐得住寂寞,很多学者都是在“冷板凳上做出厚学问”。  

记者:现在已经来到21世纪,坚守数千年前的国学是否有过时之嫌?  

张学城:国学非但不会过时,反而愈显生命力。汉字使用到现在,体现了强大的生命力。先贤说文字是“王政之始”、“经义之本”,我很赞同,文字是文化最基本的元素,是文明之根。在新时代背景下,正确地认识汉字、使用汉字、推广汉字也是我们建立文化自信的一个重要方面。  

记者:那么国学对当下有何实际用途?  

张学城:古文字学同样讲究经世致用。往大了说可以正本清源,帮助我们了解我们远古的文明。往小了说,可以让人理解汉字创造之初的样子,让他明白汉字每一个笔画都有内涵。当他搞懂为何要这么写后,自然能加深理解。  

记者:我们也看到当下的学术界似乎有些浮躁,甚至出现剽窃等丑闻。您如何看待治学态度?  

张学城:治学跟做人一样,要老老实实,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许慎就是一个很严谨的人,《说文》收录了9353个单字,其中有一些字的读音和意义他不了解的就注明“阙”(同“缺”)。到了清代,文字学属“朴学”。朴学注重训诂考据,即凡事须有实证,讲究言之有物。就像刚才所说,治学需坐得住冷板凳,方能做得出厚学问。  

记者:已故国学大师饶宗颐曾说,21世纪是中国踏上“文艺复兴”的时代。有人认为老先生的话有两层含义:一、这是传统国学复兴的时代;二、欧洲的文艺复兴并非恢复希腊罗马文明,而是“借壳上市”,推销当世的创造,所以国学复兴应是“拿旧瓶装新酒”。您作为一名国学研究者,您认为今天的新酒在哪里?它该挥发出怎样的芬芳?  

张学城:我很赞成饶老的观点,我理解的“新酒”应是创新精神。千万不要认为国学就是固守传统,抱残守缺。振兴国学不仅要继承还要发扬、还要创新。  

我在安徽大学读博时,受徐在国、黄德宽两位老师影响甚深。他们的治学风格是:不求“陈陈相因”,但愿“推陈出新”。通俗地讲就是追求原创。  

  

记者:现在“国学热”不断升温,但很多人却“学而不得其法”。您为大家指点一二?  

张学城:国学教育确实要从娃娃抓起,但不是填鸭式灌输。家长老师不妨将国学转化为小故事讲给孩子听,起到“润物细无声”的效果。但要注意,国学也有不适合孩子的东西,不能一股脑全教给孩子。还需注意的就是“伪国学”,家长老师要多加甄别。  

记者:未来语文的重要性愈发明显,您能否为广大学子透露一些学好语文的“秘笈”?  

张学城:学好语文没有捷径。要说“秘笈”,我想不外乎两点:一、多读书,读好书。这样既可增加阅读量,又可形成语感,语感很重要;二、多练笔。练笔是一个整理思维的过程,多读书与多练笔相结合,能够形成一个思维的循环,这对学好语文大有裨益。这里不妨给大家提供一些参考,孩子在低年级时可阅读白话版的名著,到了高年级可读文言的《诗经》《楚辞》《史记》等。  

(记者 徐望 姚沁辰) 


0
用户综合评分:
【字体: 】【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曾访问过该文的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