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门实验学校 >> 德育之窗 >> 德育征文
公示公告

戏台

作者: 来源: 录入者:admin 编辑审核:admin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2日 点击数:

天阴呼呼的,大片大片的浓云聚拢来,森森地望着地面上来回忙碌的人们。  

      本来这种天气是不适合演出的,但爷爷执拗着不愿改变自己的决定,在城隍庙前的老旧台子上指挥着人们布置场子。那个台子听说历史悠久,当年镇上娱乐不多,人们婚丧喜庆都会叫个戏班子一连唱上好几天,但近几年来小镇上的生活方式日渐西化,那些曲调似乎都被封存在了人们的记忆中,而戏台子也经久未修,横梁上的木头都被雨水泡烂了。走在台上,脚下便吱吱呀呀,像是一首不着调的曲子。  

      鼓板和胡琴拉紧了一阵,台下传来喧嚣的人声。演出就要开始了。  

      夏瑶正惊讶着竟有这么多的人来看演出,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去帮忙,于是从台侧的两块幕布间缩回头,一下子钻进后台忙碌的大人中。  

      为了拖延后台的准备时间,几个年龄较小的孩子被挑选出来画上猴子等动物的妆容去闹场,由于人手不够,夏瑶便也帮着给孩子们画脸谱。  

      孩子们蹦跳着出去了,几个戏子也都画好了妆在外面候场,后台中剩下的人寥寥无几,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夏瑶忙完手中的活,一转身,却看到爷爷独自一人坐在桌前对着镜子发呆,脸上的油彩只涂了一半,样子有些滑稽。  

      “爷爷,演出开始了。”夏瑶站在爷爷身后小声提醒道。  

      “唉……”爷爷张了一下嘴,也许因为唱多了京剧,发出这个叹词的时候总是比别人更悠远绵长。  

      “爷爷,叹什么气呢,今天来看表演的人可多了!况且镇长不是说了么,如果反响好的话,说不定就会取消拆除这戏台的决定啦!”夏瑶知道爷爷在担心什么,试图安慰他。  

      “老了老了啊……”爷爷没有回答,自顾自叹息着,一笔一划勾勒着脸谱。  

      “怎么会不多呀!”帮忙搬运道具的一个戏子抱着几把兵器走过来,“你爷爷可是挨家挨户为这次表演做宣传,况且又是免费观看……  

      “够了洪旭!准备上场吧……”爷爷突然站起来,画了脸谱的脸上看不出表情,身体却不知由于激动还什么而不住颤抖。  

       夏瑶心中的一排琴弦被拨动,发出一串怪异的音符。  

       锣鼓声响了起来,爷爷上场了。爷爷是戏班里的老戏骨,做了几十年武生,一套短兵器耍起来干净利索,然而毕竟是年纪大了,动作里明显带着几分力不从心。夏瑶就在墨绿色的幕布后看着,灯很亮。爷爷是用闽南话讲的,所以她听不太懂,但现场很热闹,台下人混成一团,不时爆发出掌声与叫好声。  

      “我就不懂这种戏有什么好看的!”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夏瑶惊讶地转过头,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生,正皱着眉头一脸厌恶地看着场上的表演。  

       “要不是那个老头死命恳求,我爸早就把这里拆了!我真搞不懂这种破场地留着干嘛,没什么用还影响市容……”男生不停地说着,完全没有觉察到身边女生的情绪变化。  

      “啪!”夏瑶手中的一盒水彩被狠狠地摔在地上。  

      “是的,你、根、本、什、么、都、不、懂!”夏瑶的眼中喷射出细小的火花,一字一顿,说得咬牙切齿。然后在男生诧异的目光中掀开幕布走了出去。  

        演出已经结束了,场下的桌椅乱成一片,地上全是瓜皮果壳。场上爷爷的妆还没有卸,正和几位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费力地争论着什么。天已经完全暗下去了,时不时响起几声闷雷,昏黄的吊灯在风中颤颤巍巍地摇摆着,似乎在不安着什么。夏瑶走过去,在爷爷身旁站定。  

      “你不是说受欢迎的话就留着这地儿吗……  

      “你这老头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这么烂的地方留着干什么用?万一倒塌出事故了你负责啊?!”  

      “可以维修一下啊……  

      “开玩笑!你出钱修啊?!”  

      夏瑶默默地听着,内心逐渐变成一片呼啸的原野。又是一阵响雷,闪电把天空照的惨白。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快点走吧,要下雨了!没工夫跟你闲扯!”男人说着就要过来推爷爷,可爷爷站在原地死活不动。那个人没办法,咒骂了几句后离开了。  

      “爷爷……”夏瑶想过去扶爷爷,双手却抓了个空---爷爷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我这一辈子都在这戏台上啊……  

       天空终于下起了雨,先是一滴一滴地下,然后是一下子倾泻下来,好像积蓄了太久的情绪无处发泄。  

       雨水打在脸上生疼,夏瑶胡乱抹了一把脸,眯起眼蹲下去扶爷爷。“爷爷,快走吧!下雨了!”  

      “一辈子一辈子啊”爷爷仍旧坐着不动,嘴里机械地念叨着。油彩随着雨水汇成一股细流从他脸上滑下,然后又滴在衣服上,地上。  

      “爷……”夏瑶还想再次扶起爷爷,却猛然发现一根横梁正歪歪扭扭摇摇欲坠的样子,没等她反应过来,突然就几声轰响……恍惚中夏瑶感到一双手臂护住了自己,但已无从证实,因为她很快就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在眼前晃来晃去,床边是双眼红肿的爸爸妈妈。  

      “妈……”夏瑶想喊,却喉咙干涩发不出声音。  

      “瑶瑶,戏台塌了,你爷爷他……”妈妈还没说完,又是一阵呜咽。  

       心脏漏跳了半拍,夏瑶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像要把肺部抽空。她感到太阳穴突突地疼,于是把手放到额上,却发现十指水雾弥漫。这一刻,她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内心的某处,也在一瞬间轰然倒塌。  

       很多年后夏瑶花8800元在台北的小巨蛋观看天王歌仔戏巨星杨丽华的表演,舞台效果很好,可谓一场强大的视听盛宴,然而夏瑶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眼前逐渐模糊,时光逆转,依稀记得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爷爷帮夏瑶的脸上涂好油彩,教她唱《薛丁山与樊梨花》。清风夹带着歌仔戏的余韵,穿越时间和空间传来,拂过额头,掠过发根,飘向远方。这是夏瑶十岁那年最为深刻的影像记忆。


0
用户综合评分:
【字体: 】【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曾访问过该文的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