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门实验学校 >> 德育之窗 >> 德育征文
公示公告

父亲——赏罗中立的油画《父亲》有感

作者: 来源: 录入者:admin 编辑审核:admin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2日 点击数:

最后一滴油墨晕染,浓深的暗色在笔尖作着最后的挣扎。是的,挣扎。那样绞人心扉的悲伤,撕碎了人性的外衣,满目哀戚。画者手中的笔浸染了粘稠的血液,情感迸射,是一幅画的传奇,演绎一个“父亲”的苍凉人生。  

初见时那股心痛至今回忆仍徘徊在心头,愈想愈深。浓烈到骨子里的悲伤常常压在我不足供氧的心房。  

那双牛羊般的眼睛,苦难沉淀,酿就了一双看似木讷,却流露着最让人心痛的情感。毫无前奏,就这样看进了我这颗凡夫俗子的心。  

偏于冷性的人,却独独在这幅画前落下了泪。  

纵然挑剔如我,也不得不承认罗中立的《父亲》流淌着那个时代以及现今最为伤感的情思,干净、简洁,那是画的感觉。可是画中之人,那个曾让我落泪的农人,他或许是一个人的父亲。枯黑的面容,被生活打磨的早已没了光彩。老旧的皱纹,深到人心的纹理,像是坚韧的刺刀在枯瘦的面颊上抵过。皱纹凹凸,细看竟能发现一条条或浅或深的皱纹间,细小的缝隙撑开。干涸的皮肤上,血丝蔓延。那双牛羊般的眼睛,往昔漆黑的瞳仁,被剥夺了鲜艳的外壳,徒留莫名的悲哀,混沌的眸子,硬是拼挤出的眸光,霎时照亮了一方水土。死死的盯着粪池,那是他多年的依靠。所有的情感如春潮般涌来,激荡回旋。同情,怜悯,悲哀以及所有庸俗的或动人的情感都无法表达我内心的震动,第一次站在一个平凡人的角度与这样一个平凡的人交流,触动的不仅是我那颗幼稚的心,还有至高无上的灵魂。我深深感到日益猥琐的老魂灵,在和生命作着殊死搏斗。  

   被生活压弯的脊梁,泥水般的曲迹,是那个年代的艰辛,即使不是从背面看也能体会那种无奈。本可以高起的鼻梁,在现实和卑微里终是低下了头。还有那双手,五指托起的碗,一种乞求的姿态,卑微到骨子里的哀伤。  

   渐渐着空的指甲,覆着在沧桑的五指,指缝里的脏污,浸透了少血泪。皱起的纹路,独舞,进行崎岖的攀岩。指与指之间劳作时烙下的印,此时生硬的可怕,磨破的指节,一裹纱布囚禁的心酸,直击视线,胸膛狠狠地刺穿。那位劳作而生的双手,似是鲜血淋漓,筋脉膨胀的手背,将那屈辱的人生纵横交错。破损的碗承载的是老农一生的酸泪。脏污的碗面灰暗到如肤色一般可怜的饮水,无一处没有没失了希望与残想。  

   冰寒的日光鞭笞下的面庞,枯黑如死面的皮肤,还有什么呢?还是干裂如失了灵气的一汪泉眼般的嘴唇,抖动着,无言性有言,似在诉说黑暗的悲伤。  

不止一次午夜梦回,想起那双牛羊般的眼睛,善良的涌现,深陷的眼窝,流露的凄楚、迷茫。又带着恳切的目光,像是在缅怀过去,又像是在期待未来。每每落泪,若只是感慨一个人的悲哀,那是小情,可是那样一幅画者用血泪浇灌的巨作,难道只是在同情一个人的父亲吗?  

不是,那个年代的中国,1975的中国,仍是一个被愁云笼罩的国度。太多的穷困,数不清的艰辛。那是那个时代的标志。那里暗中涌动的贫困,最大的受害者,也莫过于这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广大劳动人民,画中的老农,不仅是画者一个人的父亲,更是全中国劳动人民的父亲。哀戚的眼眸亦非是沉痛到死角的不耐,他有光亮,是来自天边的霞光。他向往新生活,他,期待终有一天他会收获第一份微笑。“父亲”是所有人父亲,是那个时代所有年轻人的思考的结晶。浸泡在苦难酿造的残渣中,也必须要以血泪为油墨,刻画下共同的父亲,这是画者以及千千万万劳动人民的坚持。  

我看见飞扬的尘土中,黄沙洒落在老农的头巾上,弥漫在老农浑浊的视线中,他撑起的眼睑微闭;最后,飘零, 沉入水底……  

他肯定追寻过一条通往幸福的路,只是希望太过渺茫。路未走,便已失去了方向。他肯定不止一次地呐喊,只是担太重,压迫的脊椎,也只是哀怨声中徒留绝望的喘息。他肯定活过,不,他一直活着,活至未来,活至人类从出生至死亡的无数个轮回。  

来来往往,前前后后,多少人在歌颂,欣喜于那名为“父亲”的人的崇高灵魂。又有多少人在解救,将他们从封建的枷锁中解脱。可是时间太过漫长,路途太过遥远。被久远的年代磨砺的艰辛是“父亲”一生的财富却也是他一世的坎。  

愁云笼罩的父亲,有着农民质朴的眼神,却徒自悲哀,未曾走出。  

我找寻了那么久的父亲,有着深深纹路的老父,我想拉着他的手,带他向前走,去看日出,去看大海,去听花开,去赏花落,“父亲”应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


0
用户综合评分:
【字体: 】【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曾访问过该文的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