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门实验学校 >> 德育之窗 >> 德育征文
公示公告

叙此平生亲

作者: 来源: 录入者:admin 编辑审核:admin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2日 点击数:

这些文字,写给我一直以来惺惺相惜的艺术。它们穿梭过我单薄的青春,在古老的岁月尽头安详的睡着;它们日复一日的歌唱,祈祷,循环往复,无止无休,像是拥有着明亮天使光环的婴儿,那么纯粹,精致。  

诗意,我们的相遇与离别  

清晨,母亲每每喜欢把我的窗户大开。透亮的落地大窗,满目都是流动的风景:蓝的澄澈得天空,形状出奇好看的厚重云朵,日光从云层背后散出,如同一台放映机在幕后开启,明明是虚无飘渺的金色光芒,却可以灼伤你的眼;扑闪着飞过的白色鸽群,错综的林荫小路,踩上去会嘎吱作响的落叶,精心修剪的一块草坪——有人家养了小白兔,跑起来像草地上滚动着的小蛋糕。我看着窗外,那么丰沛明亮的世界,阳光洒进来,温存柔软。年幼如我,直到很久以后才找到一个精准的词来形容每天所见到的景象:艺术。亲爱的艺术,在不知不觉中我便与你如此美好而华丽的相遇,你以最平常的姿态走进我的生活,却将我震撼,使我沉溺其中无法自拔。我年少时的梦想,就是与你共享流沙般恒久的岁月,壮阔天晨,寒暑枫露,记取你容颜一秒一秒衰老时亦如宇宙洪荒起源般漫长而迅捷的美。然而我终生的遗憾,是在咬牙抵死、万般磨难之后,依然无可挽回的失去你。  

我的艺术。  

我束缚于繁忙的生活之中,将你弃于我的身后。我就是那永远只会前进的浮士德,不会停下脚步,去欣赏近在咫尺的你——春天湖边的柳芽,夏天长廊垂下的紫藤萝花,秋天篱下的嫩菊,冬天傲霜的梅花。Dear my art,你是不朽,你是缠绵,你是穹顶上刻下的倏然,你是我一场无法醒来的觐见;你是那一树树的花开,你是我的人间四月天。  

                       若你我年少依旧  

年少的目光永远是那样的单纯,万事万物放在眼里都是那么的平顺,看什么都是美的。然而现在,眼神变得浑浊,变得挑剔。其实,单纯混沌中有美,剧烈偏执中有美,百无禁忌中有美,谦卑克制中也有美,如文森特的《向日葵》,如肖邦的《月光》,如断臂的维纳斯。一个艺术家所创作的作品最终不过是与自己的生命相关。作为微小的个体,试探虚空的疆域,实践思考和表达,让足迹趋向更远处,只有这个价值可穿透种种评断争议的主观和生命无常存在的客观,穿透艺术本身烟云般属性。带着欣赏与快意去看待艺术,可以使你对自身生命的处理趋于完善。孩堤时的艺术是简单而又明亮的,而今的挑剔,终不过是因困顿而无法看清眼前的来路所导致的心灵上的模糊。假若还能回归早已被湮没于风尘的岁月,与艺术单纯的相伴,那可真是最美好的人生了。艺术,若你我年少依旧,我是该怎样的幸福啊。  

                           咖啡里的想念  

            坐在街角的那家咖啡店,  

            泛黄的墙纸和优雅的雕花栏杆让我再一次想起你;  

            昏暗陈旧的过街隧道里,  

            老人拉的那一曲二胡轻而易举的撩拨起心底尚存的一丝柔软情愫;  

            你让我满手是泪;  

            其实,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与你共享每一段时光;  

            我多想与你执手迎风,山高水长;  

            多想与你相互倾诉,流浪尘世;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这生命的须臾匆忙;  

            我无法报答你的爱与眷顾;  

            无法让你成为我心中最宝贵的唯一;  

            我不够勇敢,不敢为你抛弃一切;  

            我不够天赋,难以让你以最美的姿态呈现;  

            我只能在咖啡里想念你;  

            我只能在梦里与你相遇;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0
用户综合评分:
【字体: 】【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曾访问过该文的用户

    pm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