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门实验学校 >> 德育之窗 >> 德育征文
公示公告

旋律,好久不见

作者: 来源: 录入者:admin 编辑审核:admin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2日 点击数:

曾经,维也纳的一场音乐会上,一名盲人惊恐地逃走:“他是个魔鬼!”台上独奏的是小提琴家,帕格尼尼!  

不仅是这一次,听过他的演奏的人,都曾给过类似的评价:  

博拉兹称他是“操琴弓魔术师”;  

歌德则称他是“在琴弦上展现了火一样的灵魂”;  

更多的听众却到处传说“他的琴弦是用情妇的肠子制作的,魔鬼又暗受妖术,所以他的琴声才魔力无穷”……  

留言比比皆是,当人们将帕格尼尼的形象一轮轮地玄化时,主角却淡然地坐在镜头前笑称:“自己只是一个幸福的人,我有最忠实的爱人!”  

称得上是帕格尼尼的爱人,在他自己眼中,唯有旋律!  

旋律,是一根根迷人黑线上跳动的音符,旋律是一支支精巧乐器里淌泄的乐调。旋律,在枯燥的夏日为生活点起的一些泛滥;旋律,在寂寞的深夜为离人扬起的一圈圈温暖……  

众所周知,帕格尼尼的一生是多么的坎坷:与年龄成正比的病痛,家人的离世,情的背叛。“我曾以为世上的一切都不属于我……我是上帝遗弃的孩子……”没有休息的岸堤,他唯有不停地漂泊。“我在转身之际发现我的唯一财产,呵,我是多么的愚蠢,我的爱人不正紧紧地拥抱着我吗?”  

46岁的老人倾诉满腔的真情,热烈地拥抱他唯一真正的情人。夜以继日的,四根弦完美的诠释他的爱意,渐渐的他不满足于四根弦的告白,他贪婪而又着魔的用四根弦演绎了一个交响乐团的宏大,也难怪盲人会感到如此的惊恐。  

他的确是一个魔鬼,一个痴迷于艺术,一个终身与旋律为伴的痴汉。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我不能从艺术家的角度来评析艺术,也做不到专业术语的精确分析,但我有的是一对能享受的耳朵,和一颗会跳动的心。  

Endless 无垠水平线》的辽阔,让人仿佛身处海天一线的边际,卷卷浪花拍打在光溜溜的岩石上,海鸥啼叫,夹杂着贝多芬《献给爱丽丝》伊人的爱鸣,随着海风袭面而来,涩涩的海风伴着绵绵的情意,连那《淡水边的女神》阿芙也沉浸其中,湖面荡起的涟漪,撩动女神的裙摆,不知是否思及情人,映照在湖面的脸庞也带着丝丝《泪痕》……  

旋律,若只是从乐器中流淌出来,那便不能称作是旋律,只有经过心意的加工,才能使听众听到来自心底的呼唤。  

法国的一处居民宅,每天这里都会流淌出温婉的乐章。一日,一个小偷光顾了这儿,却意外的碰到了主人家的孩子。那个女孩是个双腿残疾的病人,她不显惊慌,只是说:“这里不是五楼,你走错了!”并亲切地留他下来聊天。最后,她送了一支小提琴曲作为礼物:“这是《希芭女王的舞蹈》,她是我的梦想!”她笑容甜蜜,“下次来我家时拉给我听吧!”说着,递出了珍贵的小提琴。而事实上根本没有所谓的五楼的存在。至于后来,小男孩的听众只是一块青色的墓碑。  

这个男孩就是后来的拉姆斯顿,而他的成名曲就是《希芭女王的舞蹈》。  

同样的一个午后,拉姆斯敦先生的家里也遭遇了小偷的光顾。他如小女孩一般的作为,将小提琴转赠给那个小偷,那个因为偷拉小提琴而暴露行迹的小男孩。  

后来,那个小男孩在墨尔本的一次音乐会竞赛中凭借雄厚的实力胜出,他便是悉尼歌剧院中最年轻的小提琴师——梅里特。  

同样的旋律,它传载了两个人的爱,所以它显得悠扬。多么令人怀念的旋律啊!而现在,我几乎听不到它的存在。  

相比如今的演艺界,迷人的嗓音,高超的琴艺,但又能如何?这些也只能成为唱片公司的经济手段,他们把自己欲望的贪婪、对金钱的痴迷加注在单薄的五线谱上,让它变得扭曲,失去了原本的韵味。有许多制片人为了经济利益对经典旧曲进行华丽的包装,反而让它失去了艺术的价值。  

许多带着音乐梦想的歌手在看到自己的歌声被包装,被商业性宣传,他们没有被那唱片公司引以为傲的业绩满足,反而会感到内心的失落,同样失落的还有听众,因为他们听不见歌手的感情,那些只是苍白的机械声,毫无意义。  

旋律,在我的心中不只是单纯的艺术,它看得见,摸得着,更感受得到!它是音乐家内心情感的表达,是生活中苦难的倾诉,是人与人之间爱心的传递!  

但它又脱离不了艺术,它高雅、热情,毫无保留地告白!它是释放心灵的良剂,是架起人们沟通的桥梁!  

旋律如此典雅高贵,请放过它,让它保留唯一的一点纯净,为处于繁忙都市的人们留一点享受的空间!  

旋律,真的好久不见!


0
用户综合评分:
【字体: 】【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曾访问过该文的用户

    pmf